公公喜欢喝奶水

发布: 6个月前
字数: 14726
9810 次查看

 游乐场很大,玩的内容也多,一家四口好久没这样出来玩耍了。吴敏静此时就像个精灵,一边奔跑着,一边玩着玩那,小姗姗当然丢给了李海咯。

  两父子都微笑的看着她,坐了月子那么久此时她就像放飞了的小鸟,那种欢快的笑容充满脸上。

  玩了过山车,玩了碰碰车,玩了木马圈,玩了升降梯,甚至还有鬼屋,总之看到的几乎都玩遍了。这时他们来到一处宽阔的草坪,上面几匹骏马在宾士着。

  「快看!」吴敏静一指,那边有一个人带着头盔,「吧嗒吧嗒」的骑着一匹骏马,在这片草坪上欢快的奔跑着。

  「军,我们也玩这个!快点!」吴敏静拉着李军走到报名处。李军一脸苦涩,「敏静,我不会骑马啊,你会吗?」

  「噢!买噶的……我都忘了我们不会骑马。」吴敏静一时才想起,原来他们都不会骑马,这可怎么玩?当他们看到那边有专人牵着马嘴慢慢跑动时,他们就失去了乐趣,牵着走?那还叫骑马吗?骑马就是要享受那股风一般的自由,牵着马头走,哪里还有自由感可言。

  看到吴敏静沮丧的表情,李海心中有点疼,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他看到吴敏静今天从来没有过的快乐,所以他想继续下去。

  「我会。」李军和吴敏静瞬间抬头,被两人盯着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扰扰头,完全像个孩子似的。「真的,那时在部队就有骑马作战的训练,我想我骑得还不错的。」

  「那还等什么,报名!」吴敏静一把拉过李海,还把小姗姗递给李军,笑道,「今天我最大,我要玩个痛快,老公,小姗姗就先交给你了,爸,带我去骑马。」李军只能苦笑的看着两人走进去马场。

  马场上,工作人员想给李海和吴敏静带上头盔和护甲,李海拒绝了,他说,「我骑马从不带这些玩意。」吴敏静笑呆了,她发现公公不但可爱,而且做事很有原则……

  本来吴敏静想坐在后面的,这样安全一点,可是一想到坐后面且不是挡风了?

  她不愿意了,「爸,我坐前面,行吗?」

  李海想了一下,「可以,不过你得靠好我,前面很颠的。」「耶!爸,拉我一把。」早坐在马背上的李海,轻轻一拉吴敏静就上来了,「跨腿,好了。」

  两人稳稳的出发了,吴敏静朝李军挥了挥手,李军大喊一声,「注意安全!」走出了马圈,李海有一股感觉,仿佛回到了那年那天,他们豪情四起,一匹马,一个人,一把刀,冲!狠狠的冲向鬼子的心窝!

  「爸,你跑啊!你不是说你会吗?你不会骗我的吧?」吴敏静突然喊到,她愣愣的看着李海半天,见他一直盯着天空不说话,以为他是不是骗自己呢。

  「敏静,记住爸说的话,爸就算死都不会骗你。准备好了没!迎接战斗吧!

  驾!」李海一夹腿,那马前蹄立刻抬起,还大声嘶叫了一声。

  「快看!他们要坠马了!」围观的群众纷纷扭头过来,一个个等着看好戏。

  只有场上的工作人员没有动,他们懂马,这马是要准备冲了,有经验的骑马高手都会有自己的一套出跑方式,而这老人用的就是一种。这种方式很古老,相传是一草原上很原始的一种。

  看他啦马带迅速有力,两腿夹着马背稳当,马儿前蹄一落地就像箭一样射了出去!「好快!……」群众都看痴了,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帅气的出跑方式啊。

  吴敏静惊呆了,原本她还以为他们马上倒地了,可是马儿突然又放下前蹄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前面就是一阵风吹来,快得几乎看不清傍边的树木。

  「公公好厉害……」吴敏静此时才意识到公公骑马是什么样的一个水准,他们在出跑瞬间,就听到围观群众发出一阵哄声,显然已经震惊了全场人。

  吴敏静感到自豪,因为这么棒的公公是属於自己的!而且他们还有小秘密,属於两人的秘密。

  吴敏静微微转头,看着那张有点苍老的脸颊,他那须根有点白,眼角有着几条皱纹,他的眼睛直视着前方,无比专注。吴敏静心想,公公年轻时一定是个大帅哥,不然老妈当时怎么也暗恋他。

  从李海专注的脸上,吴敏静依稀看到了李海年轻时的影子,突然她想起了起马时,公公认真说的那句话,「就算死都不会骗你!」这是一句怎么样的承诺!

  吴敏静能想到公公那种坚毅的性格,一诺千金,大男人,大丈夫!这么好的男人啊!吴敏静想伸手去抚摸一下公公的脸颊,但明显不可能的,他还是自己的公公啊!

  一想到李海作为公公的身份,吴敏静就脸红了,最近这段时间,她和公公的小秘密实在有点违禁,不过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。但今天不一样了,公公的精液啊,它流进了自己体内啊!虽然不是那肉棒插,但也是公公体内的东西啊。

  吴敏静脸红得通透,这时李海刚好低头一看,「敏静,是不是太快了,我慢点吧。」

  「啊!不是,就这种速度行了。你继续跑,我趴一下马颈就行了。」吴敏静是羞得低头啊,一想到刚才那内裤,她都不敢直视公公。

  吴敏静挪了挪屁股,把脑袋趴在马颈上,等她挪好了后又发现不对了,屁股这边正对着李海胯下啊!

  「啊!」吴敏静连忙想坐好,可是突然马儿一跃,吴敏静立刻颤了一下,而后李海也向前顶了一下。

  「噢!!」这一顶,吴敏静立刻感觉到了,李海的肉棒竟然硬了!天啊!什么时候的事情?吴敏静又想坐直,可是偏偏这时马儿又是一跃。

  怎么会?!又被顶到了,虽然嗝着裙子有几层布料,可是那坚硬的东西是直接撞到她小穴的啊!吴敏静被这一顶彻底无力了。哋址发咘页 4V4v4v.cōm「这个坏老人!肯定是故意的!」吴敏静恨恨想到,哪有这么巧,自己趴下后就连续被顶了两次。她转头恨恨的瞪了一眼李海,然后又趴了下去……李海的肉棒早就硬了,在吴敏静坐上马那刻开始,怀里软玉温香,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啊!可作为公公的他怎么能做出猥琐的事,所以他一直在忍啊。忍着忍着,突然听到儿媳妇竟然要趴在马脖上,那这样不就是把屁股对着自己的肉棒了吗!

  果然,吴敏静一趴,那翘臀就离李海的肉棒不到一厘米啊!李海激动得不行,这感觉就像一个美穴在眼前啊,而且还是对着自己肉棒的美穴!

  怎么办!怎么办!李海犹豫挣扎,他的思想一秒钟就思考了千百下。

  顶一下!顶一下没事的!隔着衣服的,就一下!李海终於下定了决心,他稍微一拉马带,马儿前蹄一跃,这一跃让他有理由向前一顶。

  终於!他的肉棒终於顶到了儿媳妇的小穴!他能感觉到那边地方的柔软,那是小穴无疑!

  那种酥麻的快感让李海欲罢不能,他挣扎了一下,又是一拉马带……两次了,李海顶了两次,正当他想来第三次时,他发现吴敏静转头等着自己,然而没几秒钟,吴敏静又趴了下来,还把屁股翘得更高了一些!

  「福利……」

  这两个字突然传到李海耳中,就像天籁之音一样,动听啊!

  福利!这是福利!李海已经没有多想了,他乾脆直接向前坐近了一点,那顶着裤子的肉棒直接插在了小穴下面,由着马儿的奔跑带动磨擦。虽然隔着几层布料,但李海依然能感觉到小穴的柔嫩……

  吴敏静趴下来后,想到都这样顶了两次了,再想到公公平时的照顾和为人,还有刚才出跑的瞬间豪气,更是为了那句温柔的承诺,吴敏静心软了。

  罢了,反正隔着衣服呢。

  於是她挪了挪屁股,好让屁股翘得更高些,但她又怕公公乱想,於是她轻声吐出了「福利」两字,这只是他们两人间的秘密,公公立刻明白了,甚至直接坐了进来!

  「这坏老人!噢!不……」吴敏静咬着嘴唇,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可是那坏老人的棒棒是那么坚硬,隔着几层布都能刺得凹进去,吴敏静根本忍受不住轻声呻吟了一下。

  李海听得清楚,这一声细微的淫叫让他血液沸腾了,他感觉到无穷的力量!

  「驾!驾!驾!」李海需要更快的速度,更颠簸的路,那龟头已经凹了进去磨擦,吴敏静咬着牙转过头,那张红扑扑的脸蛋,水汪汪的眼睛,就像诱人的蜜桃,李海看到入神,他发现儿媳妇这种神态特别诱人,而且她还是个大美人,李海现在兴奋得不得了,因为他的肉棒正顶在她的小穴上!

  「爸,慢点……啊!我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」吴敏静终於呻吟起来,也幸好李海和她骑马已经到了远处,别人看不到也听不到。

  李海听见儿媳妇的呻吟,更加激烈的向前顶了,那马儿也放任它字儿奔跑了,李海直接前后耸动起来,他胯下的帐篷在吴敏静小穴上越凹越深,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,她的小穴处隔着内裤,裙子都湿在了外面。

  「你这个坏老人!啊啊!……不行了!不行了!」吴敏静紧紧捉住马儿的鬃毛,身体猛颤抖起来,喷出的阴精让屁股后面湿了一片,就连李海的帐篷头也湿了……

  ……

  「吁!……」李海拉着马儿回到了场所上,马上吴敏静一脸平静的坐着,脸上带着一丝红晕,李军一看他们回来,连忙跑了过去,「怎么样?好玩吗?爸的骑马技术如何?」

  吴敏静紧张了一下,有点心虚的低着头看地,你爸骑马技术不错,但骑人的技术似乎更好啊!她一边慢慢下马一边轻声说道,「还行……」「哦,我想爸的骑马技术肯定很好,我都看到了!你们出跑那瞬间都惊呆了好多人!爸,你行啊,有这么好的骑术也不教我。」李军一脸兴奋,「改天再来的话爸你可要教我!」

  李海忐忑的看了一眼吴敏静,只见吴敏静似乎什么都没看见,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,他笑了笑,「好的,也顺便把敏静教了。」吴敏静闻言身体顿了,两只美眸在李军背后快速的一瞪李海,这坏老人,下次骑马恐怕都要骑到我身上了!到那时自己就成了马了!

  不过刚才确实太舒服了,吴敏静脸色红润,公公那条肉棒实在太强壮了,自己都高潮了两次,他还没出来,要不是自己体力不行,眼看要坠马,恐怕现在还在马背忘我欢情。

  被吴敏静一瞪,李海心里一提,连忙改口,「那个天有点晚了,我们回家先吧。」李军点点头,大家一起转身就走,突然李军在后叫了一句,「敏静,你的屁股怎么湿了?」

  这一问让李海心里咯噔了一下,但吴敏静的声音马上就传来了,「刚刚在草坪上休息了,地上有水,没注意。」

  「是啊,是啊,地上有水。」李海冷汗直出,幸好吴敏静机灵。

  李军「哦」一声,说了回家再换就没出声了…………

  李军又要去赶工程,一大早就要出门,吴敏静揉着朦胧的睡眼,给他整理一下衣服,「老公,记得想我。」

  「嗯!天天想!」,李军搂抱一下吴敏静,一只大手攀在了她的胸脯上,一大早的,吴敏静没有穿内衣,那乳房被李军揉得渗奶,睡衣都湿透了。

  「讨厌!快去吧!」吴敏静立刻推开了他,她怕再继续下去,会忍不住的。

  「嘿嘿,等我回来再好好……艹你!」李军淫淫一笑,转身离去。那粗鲁的话语让吴敏静身体一热,咬着牙跺脚,「你也变坏了!跟坏老人一样!」突然一道哭声从背后传来,吴敏静下了一跳,这时公公的声音- 传来,「敏静,小珊姗估计饿了。」

  「哦!」吴敏静连忙接过小珊姗坐下,她穿着睡衣,捞起衣角就能喂小孩,非常容易。

  等小珊姗含住乳头吸乳时,吴敏静才注意到,这个公公好像一直站在前面,刚才她没有留意到。

  她抬头一看,只见李海那目瞪口呆的神情,立刻脸红了,她嗔羞一怒,「坏老人,你看什么!」

  李海一顿,扰着头讪讪直笑。

  吴敏静瞪了一眼李海,这坏老人昨天把自己弄得够惨的了,今天一大早又沾了便宜,忽然她想起孩子的哭声是直接在背后响起的,难道这坏老人在后面看到了自己和丈夫的亲昵?

  她咬牙低着头,考虑要不要问一下他,但她这一低头才发现,自己穿的是睡衣啊,而且刚才丈夫捏的这边乳房因为射了奶水出来,前面湿透的内衣紧贴着胸脯,那点葡萄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楚!吴敏静脸色嗡一下红透了,这坏老人估计正等着自己胸脯看吧!

  吴敏静感到扭捏,让公公这样一直盯着自己乳房,一种异样的感觉由心升起,就像昨天在马场那样,仅仅磨擦就给带来了无数刺激。

  强忍着内心的骚动,吴敏静率先开了口,「坏老人,问你个事,刚才你是不是看到了?」

  「看到了什么?」李海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媳妇的胸脯,睡衣紧贴,乳房的形状几乎被完美的勾勒出来。

  吴敏静嗔羞一瞪,「还有什么,你是不是一直在背后看着我和李军他……」她已经说不下去了,太羞人了。

  「哦,没有,你和李军干什么了?我刚到他就走了。」李海继续装糊涂,反正没证没据的,死都不认。

  刚到?吴敏静恼羞了,这坏老人现在还会说谎了,她才不信呢!

  「哦,是吗?那现在在看什么?」

  「看胸,哦不是!看孩子!嗯,看孩子!」李海额头都快冒汗了,他一不留神竟然脱口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。

  只见吴敏静此时脸色更红,她轻咬着嘴唇,那双美眸水汪的瞪着李海,果然啊,不知廉羞啊,看着儿媳的乳房,这坏老人竟然敢说出口!

  受不住不住儿媳妇眼神,李海讪讪一笑,「我去……做早餐!对,做早餐!」说完一骨碌跑进了厨房。

  这时吴敏静才「噗嗤」一笑,这坏老人其实也不是很坏嘛,自己一怒一瞪他就乖乖了。

  早餐很丰富,白粥油条还有酸菜,小珊姗已经喂饱睡觉,只有吴敏静和李海两人享用。

  李海把放完早餐就坐下,顿时他有呆住了,眼前的儿媳妇竟然没有换衣服!

  那轻纱的睡衣透明不说,而且还有点紧身。没有了孩子在怀,李海能更加全面清晰的看到儿媳妇双乳的形状了,那两只巨大的乳房,在轻纱睡衣的遮盖下显得有些朦胧的美感,两点葡萄却是盯着睡衣,清晰可见。这样的吴敏静犹如赤裸着上半身一般,美极了。

  这诱人的儿媳妇真的美极了,李海忍不住「咕噜」一声咽了下口水,吴敏静听到了,她的脸红得像苹果,但她依然表现得镇定,她没有抬头,只是拿起勺子轻轻敲打一下瓷碗,「你不吃早餐了是不是?」「哦,不是。」李海被吴敏静一说回过神,收回了目光,不过他的眼角依然瞟着那两只大木瓜。

  「那你还看!再看就不给你这个了!」

  李海顺着吴敏静的手指看去,那是一杯……豆浆?牛奶?李海一愣,他记得早餐没有准备豆浆或者牛奶啊。咦,奇怪,哪里来的?

  看着看着,李海双眼突然冒光般的盯着吴敏静,吴敏静被这贪婪的目光盯着有些不好意思,她低着头,轻声说着,「刚才那……太涨了,挤了一杯……坏老人,你到底要不要喝?」

  「喝!!」李海一把抢过杯子,仰头「咕噜咕噜」把那杯奶灌完,「啊!」李海舒爽的叹了口气,那奶竟然还暖着的,看来是刚刚挤下来的!新鲜!他转头看着儿媳胸脯上两只木瓜,两只眼睛闪烁不停,心想要是能向小姗姗姗那样直接吸出来,那该是多么新鲜的奶啊!

  「还不吃你的早餐。」吴敏静见公公又在盯着自己的胸脯,忍不住嗔羞道,「这样方便给孩子喂奶,你要乱想。快吃早餐,不然以后我在家就带文胸。」「哦哦,我吃。」李海心跳得厉害,还有以后!以后儿媳妇在家都不穿文胸了!太好了!那且不是想看就看!

  李海心里想得美美的,脸上笑开了花,吴敏静刚好公公脸上的笑容,心里不知怎么的,竟然感到欣慰,公公开心了,自己的付出让这年迈的老人开心了。这样也挺好,就当作给他的福利,让他开开心心过这个晚年吧……以后每天早餐,李海都积极得很,老早就准备妥当,什么都有,单是就没有豆浆或者牛奶。他知道,儿媳妇每天都会捧一杯出来,也不说话,往桌子一放,李海很是自觉的拿起就喝。他喝完还咂咂嘴,好像还嫌少。

  吴敏静白了一眼这坏老人,不过也没说什么,倒是李海懂,每天晚上的饭菜,都会有猪蹄和鲫鱼汤等,一看就知道是催奶的补品。

  吴敏静又是白了一眼坏老人,催奶催奶,这不是为了他自己吗?幸好孩子吃得不多,两只奶水也够多,也刚好能满足这两爷孙。哋址发咘页 4V4v4v.cōm第五章

  今天天气异常闷热,李海抱着小珊姗哼着小曲,小珊姗听着李海的小曲咧嘴直笑。这小家伙就是跟他投缘,常人想抱他,她还不跟的。

  屋里开着空调,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炎热。李海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心里估算了一下,这个点按道理吴敏静也差不多该回来了。嗯,在等等吧。

  吴敏静今天要去邮局寄一个证件给李军的,昨晚他们两通了电话,李军告诉吴敏静,他马上就要升职了,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,一大早吴敏静就到了邮局,把李军需要的证件寄了过去。

  太阳暴晒过后,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,闷得路上行人都快中暑。突然一丝风动,紧接着天边黑云一片,滚滚而来,而风越来越大。

  暴雨,绝对的暴雨。

  李海还在哼哼的哄小孩,突然外面轰隆一声巨响,李海一惊,连忙拉开窗帘一看。天上黑压压的乌云,滚滚而来,云中闪电乱穿,转眼间一颗颗花生米般的雨水倾盆倒下。

  「糟糕!」李海惊呼一声,顾不得孩子的哭闹,丢在摇篮后,拿起两把雨伞就冲了出去。

  刚刚寄完证件出来的吴敏静突然停住了脚步,雨,好大,都看不清前方的景象了。她无奈叹了口气,和众多群众一样,在邮局门口下等待着雨停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但这雨的趋势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啊。吴敏静心里突然烦躁起来,家里还有小孩呢,自己出来算算时间也好久了。她想直接打的算了,可是这一等的士等了半个多小时不见一部,吴敏静心里更加烦躁了。

  暴雨猛烈,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,正当吴敏静无奈的时候,远处模糊出现一个人影,吴敏静瞟了一眼没太在意。可是她发现这个人影渐渐向她这边走来,於是不由得仔细看了一看,这一看吴敏静惊了一下,这人……公公!

  「爸!」吴敏静大喊一声,雨中的李海闻声望去,那不是自己漂亮的儿媳妇是谁。他咧嘴一笑,小跑过去,来到吴敏静面前递了把伞过去,「走吧,我知道你没带伞,这雨估计要下到今晚才会停。」老人家说不会错的,他们有经验,一看天就知道雨的长短大小。

  「哦,你走过来的?」吴敏静接过伞不由得一问,因为她根本没看到一辆的士在跑。

  「嗯,雨大,那边路上堵水了,车子不敢开。我又不知道邮局在哪,我就跟公交站的路牌走,路上问问人就到了。」李海平淡的说着,仿佛在述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「所以来得慢了点,现在回去应该快点,过了那段堵水区,就会有车了。走吧。」

  吴敏静愣愣的看着李海的背影,突然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,有公公在,真好。

  路上风雨还是那么大,路边的小树都被压弯了腰,「敏静,小心点,雨伞当前。」

  「嗯!」一路上无不尽公公的关怀,吴敏静一步步跟着他走突然感到特别安心。

  「哗!」吴敏静一愣神间,一阵巨风刮来,她手中的伞立刻被吹翻,她的人已经被拖向后方,眼看就要倒地。

  「啊!爸!」这一声爸没喊完,一只大手已经把她拉住,「小心!」伞没了,李海拉着她的手,两人共撑者一把伞,那只大手暖暖的,刚才要不是公公一拉自己,恐怕自己早已人仰马翻。

  吴敏静目光变得柔情起来,她从侧面看向李海,那鬓白的头发,苍老的面孔似乎在诉说一些沧桑的事。

  「来,到这了。」前面是一条马路,路中堵了非常深的积水,怪不得没的士,这水眼看就知道很深。

  吴敏静知道要过水了,蹲下卷起裤脚准备过去。但这时李海已经蹲在她的面前,「快点上来,下午孩子没喂呢,我怕出来时间太久他会闹,你拿着伞。」吴敏静眼角湿润了,她看到了李海的衣服,几乎是全湿的。再看看自己,除了边上的一些衣角外,其他都是干的。她明白了,刚才共用一伞时,李海用伞全撑给了自己。

  「上来啊,这水比刚才深,里面还有井盖,你迈不过去的。」李海突然一吼,让吴敏静不在迟疑的趴了上去。

  李海两只大手一托她的两片臀肉站起,一脚迈了出去。这一迈吴敏静才知道李海没有说谎,水已经淹到他的大腿位置了,「这里有几个井盖,踩空了就完了,我死了不要紧,你可不能有事。」

  吴敏静撑着伞,听闻公公这么平淡一说,眼睛又是一红,上次在马场也是,那一句不漂亮的承诺,却深深刻在吴敏静心中。看着公公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行走,他的脸颊水流滴滴,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,但是,吴敏静心变了,那一刻她感觉到了公公无微不至的关爱,她心里已经喜欢上了这个老男人……公公,就让我给你一个美好的晚年吧……

  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家,外面雷雨依然滚滚,「敏静,你去看看小珊,我走的时候他还哭着呢!」

  「嗯!」吴敏静立刻进了房间,李海走到浴室,擦干了身子换了套衣服,突然想起小孙女不知道怎么样了,於是他推开了吴敏静房门,顿时里面的景象让他呆愣了几秒,但他马上又拉回了房门,急急说道,「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」

  房里的吴敏静脸色也是红润,甚至还有些发热,她刚才正在换衣服,刚刚弯着腰脱内裤,房门就被打开了。而且好巧的是,她的屁股对着门口,门一打开她就转头,发现是公公后,两人都惊呆了……

  「坏老人!……」吴敏静咬着牙,嘴里恨恨说着,刚才那一下把身体最隐秘的地方都让他看光了!她从没想到过会这样,翘着屁股让公公看到自己的小穴和屁眼。不过看到公公那目瞪口呆的样子,吴敏静心里又有丝丝窃喜……李海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几口气,他揉揉脸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东西,那是什么,儿媳妇的翘臀,那里有两片肥唇夹着一条小缝,还有那朵光滑粉红的屁眼!

  天啊,李海心脏剧烈跳动,儿媳妇的小穴和屁眼,就这么展露在他眼前,迷人得让他愣愣看了好久……

  ……

  晚饭已经最好了,吴敏静抱着小珊姗吃饭,李海坐在对面都不敢说话,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吃着,然而不一会有个人却不安分了,他嘎嘎一声就惹得两人紧张起来。

  「回来的时候没喂奶吗?」李海问道,吴敏静一想,回来的时候小珊姗都睡着了,所以自己才换衣服,才有了公公开门那幕,一想到那幕情景,吴敏静就感到一丝瘙痒,她红着脸点头,「回来的时候小姗姗睡了,没喂……」「哦,那就是饿了。」李海看着小姗姗说道。

  吴敏静脸变得更红了,想了想,自己最私密的地方都让他当作福利看了,还有什么不能看的,况且,她的内心一点不反感的李海的目光。就这样,吴敏静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在李海的注视下捞起衣服,那硕大的乳房一下子蹦了出来,上面青筋看得清楚,李海心里一跳,但很快就被小珊给含住了……两人都没说话,呆呆的看着小姗姗吃食,对他们来说,小珊珊才是最主要的。

  看着看着,李海突然问道,「对了,最近奶水足吗?」「嗯……挺多的…」吴敏静轻声回应,这奶水几乎有一大半是挤出来给李海喝掉的。

  「那就好……」李海放心了,但吴敏静却是羞涩的低头,公公就这么喜欢喝自己的奶水……

  ……

  半夜,小珊珊突然又哭闹了,吴敏静揉着眼睛拍了拍他的脊背,以为像以前那样,哄哄他就会睡,谁知她越拍孩子就闹得更厉害。

  吴敏静又摸向小姗姗胯下,不湿。难道了饿了?她捞起衣服,可是小珊珊竟然不吃奶。顿时吴敏静有些急了,她大喊一声,「爸!」不到五秒钟,传着裤衩的李海冲了进来,「怎么回事?」一进门他就抱起了小珊珊。吴敏静有些焦急的说道,「我也不知道,他没尿,也不吃奶,就是哭。」李海眉头一皱,掌心捂在小珊珊额头,「高烧!立刻去医院,我穿衣服先。」说完他立刻返回穿衣服。一听到高烧,吴敏静就慌了,不过她也马上换衣服了。

  两人急匆匆的赶下楼,现在已经淩晨三点,根本打不到车的,李海抱着小珊珊对吴敏静说道,「医院不远,跑过去。」

  吴敏静已经乱了方向,幸好有公公在,「好!」「这边!」两人一路小跑,路上吴敏静还会摸摸小珊珊的额头,果然烫手,她心里非常着急。心里盼望着医院快点到。

  现在夜深,马路已经没有什么车了,两人一路小跑穿马路,然而正是因为夜深,车少人少,人可以乱穿马路,那么车也可以。

  一辆小车,它开得很快,夜深没人它可以在马路上开得快些舒心些。

  然而它没想到的是,眼前竟然还有人横穿马路!

  「糟糕!」司机立刻打弯,吴敏静已经吓傻了,这车灯光一照,再加上这速度,她完全避不开!

  突然一个大手一把拉住她,同时搂她入怀,随后「砰」一声震动,那车已经飞驰离去。

  司机一边也吓出了一声冷汗,幸好自己打弯得快,不然真的出车祸了他也玩完了。他渐渐放慢了速度,不敢再开那么快了,瞧瞧后视镜,咦,镜子呢?

  「快走啊,愣着干什么?」李海拍了一下吴敏静,拉着她继续往医院跑去,吴敏静愣愣的看着李海,但又看不出什么来。她明明听到了一声碰撞。

  难道自己听错了?应该是的。吴敏静松了口气,幸好有公公在,不然刚才那一下她就……吴敏静不敢往下想……

  来到了医院,小珊珊被送进了急诊室,这时两人才缓缓松了口气,吴敏静倒没什么,她却看到了公公脸色不对,他靠着墙慢慢蹲了下来,汗水直冒。

  「爸,你怎么了?」吴敏静担心的问道,突然她看到了墙上一道血痕,惊叫一声,「爸,你的背!」

  李海摆了摆手,掏出根烟,点燃,笑道,「我没事,刚才那车后视镜撞到后背,估计插了张碎片,等会小珊好了,我再去取出来就行了。」他清淡描述了这次车祸,都出血了!他就这么淡然!而且还是为了拉自己才造成的!他又一句话不说,愣是抱着孩子跑到医院,等孩子安全交给医生后他才蹲下来休息!此时他还想看着孩子好了再去看自己的伤口……公公,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啊……吴敏静看着蹲在地上的李海,哭了……她泪水直流,这个男人已经占据了她的心。

  公公你不是喜欢福利吗,我给你,我都给你以后的福利会很多很多……吴敏静暗暗下定了决心,她擦去泪水,走到李海面前拉了他起来。什么话也不说就拉着李海往外伤科走。

  「敏静,你干嘛?喂,敏静,等等……别!……」李海被吴敏静推入了诊室,等医生掀开他的后背时,吴敏静双眼又红了,那后背不仅红肿了,而且还有几片玻璃插在上面,触目心惊。

  「好了,这几天不要触碰水,好好休息几天。」医生夹出碎片,包紮好后,特意叮嘱道。

  「好的,谢谢医生。」吴敏静感激的看了一眼医生,然后又拉着李海走了出去,刚好急诊这边小姗姗姗也出来了。

  「回去给小孩冲这几包药粉吃,应该没什么事,幸好你们来得早,小孩都烧成三十九度了。以后要注意了!」

  「嗯嗯……会的!!谢谢医生!」吴敏静开心得流泪,一切都好了,全靠身后那位受了伤的坏老人……

  回到家中已经时天都快亮了,李海站在阳台抽了几根烟,休息了一下,今晚真是够累的。突然他的手机震动起来,拿起来一看,竟然是儿媳妇的短信,李海丢掉烟头,笑了笑,点击一看,「坏老人,桌子上有奶,刚挤的,还有浴室里……」紧跟着一个羞涩的表情。

  李海心中一荡,又有福利了,看来今天表现不错,儿媳妇还特意提醒一下。

  他哈哈一笑,来到客厅喝完那杯新鲜的奶水后,又来到浴室,只见浴室盆里只有一条内裤,李海拿起来一看,那股骚骚的味道迎面扑来,刺激着他的欲望,他不需要忍着,掏出肉棒开始撸起来……

  房间里,吴敏静刚和李军打完电话,李军知道了事情前后,不由得松了口气,「敏静,我们要好好报答爸,他今晚救了你和孩子的命!」「嗯!你放心,我会的!」吴敏静挂了电话,心中更是坚定自己的想法。李军根本不知道吴敏静的报答是怎么样的报答……浴室里李海正闭眼撸得高兴,突然「咚咚咚」敲门声让他差点吓软了,「谁!」「是我,爸,你在里面干嘛?」吴敏静柔弱的声音响起,李海一愣,我在里面干嘛?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!

  李海哪敢说出口,他不明白这个儿媳妇玩的哪一出,於是吱吱语语说道,「我……我在洗澡……洗澡呢!」

  「哦!」门外突然没有声音,李海听了听,忽然感觉不对劲,连忙丢掉手中的内裤,并且脱掉衣服,真的开始洗澡了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浴室门「哢嚓」一声被打开,一道妙人走了进来,正是穿着轻纱睡衣的吴敏静。

  李海连忙捂着裤裆,哭喊起来,「喂,你进来干什么?我真的在洗澡啊。」「哦,是吗?」吴敏静没看李海,她红着脸蹲在盆子边,芊芊玉手捏起了那条被玩得皱皱的内裤。

  李海一下子脸红了,仿佛内心的私密被人看透,他吱语道,「敏静,那个……不是秘密吗?……」

  「是啊,秘密!」吴敏静站了起来,走到李海前面叉腰,「你背后受伤,怎么洗澡?我来帮你的。」

  「哦……」李海点点头,突然又抬头惊叫起来,「啊!不,不用,我自己能行!真的!」

  「噗嗤」吴敏静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坏老人就是这么可爱。

  李海看呆了,儿媳妇这一笑美极了。

  「还傻愣干什么,坐下,低头。」李海任由吴敏静摆布,清凉的水洒在头上,吴敏静一边扰着李海的头发,一边唠叨着:「你这头发怎么那么硬,是不是没用过洗发水?」

  「是……是的……」李海忐忑不已,现在都不知怎么回事呢。

  「怪不得,坏老人,以后洗头记得用洗发水,我不喜欢臭烘烘的。」「哦……」

  头洗完了,吴敏静用扭湿的毛巾,一点点沿着脖子肩膀往下擦,生怕水渗湿伤口的纱布。李海感受到儿媳妇的用心,那芊指在后背滑动,像是电流一样,让他内心骚动。他坐在那,用毛巾捂着胯下的肉棒,尽量压着让它安分,可是这玩意能压得住吗?反而越压它就越大。

  后背洗完了,吴敏静看到李海坐在椅子上的屁股,小手一拍,「起来。」这一拍让李海心里一荡,他吱语着,「后面的……我来……」「啪」又是一小掌,「快点,李军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你,坏老人你是第一个。要不是看你今天受了伤,我才懒得理你。」吴敏静脸色通红,她真的没给过李军洗澡。

  李海一听,胯下的肉棒竟然更加硬了,儿媳妇没给儿子洗过澡?给自己洗?

  那种感觉就像是儿媳妇要给自己第一次一样,李海激动了,他颤颤的站了起来,那两片结实的臀肉对着吴敏静。

  吴敏静一看,公公的屁股非常结实,股缝间不断露出一些黑毛,她用毛巾沾了沾水,然后涂在臀肉上磨擦。

  李海闷哼了一声,儿媳妇的玉掌啊,在抚摸他的屁股,真是柔软……等洗到大腿和小腿时,吴敏静抬头从两腿间的缝隙才发现,公公正在前面用毛巾捂着私处。不过他那两个蛋蛋却掉着那呢。

  吴敏静羞涩的低头咬牙,想了想,突然拿起毛巾往李海胯下擦去。

  李海也感觉到了,吴敏静小手已经伸到了自己两腿间,他心中不想继续下去,但又想继续,很矛盾。偏偏这时吴敏静压着毛巾在他屁眼出一压一划,那瞬间的刺激让他无法再言语,他突然好期待儿媳妇再来一次。

  果然不负李海期望,吴敏静又是一压一划的清洗着他的屁股,连续两次这样清洗让李海轻轻闷哼一声。

  吴敏静也听到了这声闷哼,心中也感到一股骚动,那两颗卵蛋恍荡荡的,离屁股只有一点距离,吴敏静还是忍不住伸出去摸了一下。

  李海差点夹起了双腿,儿媳妇竟然从背后抓住了他的卵蛋抚摸!天啊,李海不敢相信。他颤抖着声音,问道,「这……这是……福利吗?」「嗯……」吴敏静轻轻的声音传来让李海安心不少,那芊芊玉手摸得他一阵舒爽。

  「转……过来……」吴敏静的声音几乎小得听不到,但李海却听得清楚,转过去?难道儿媳她要……李海身体几乎不受自己控制了,他一咬牙,把遮羞的毛巾也松开了,就这样挺着肉棒转过来身来。

  吴敏静心里早有准备,可亲眼看到实物时,还是震荡不已。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看除丈夫外,其他男人的肉棒。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丈夫的父亲!一股异样在心底升起。

  「坏老人,别动,奖赏给你的。」说完吴敏静伸出玉手,李海看得出她在颤抖,但自己心里也期盼着。

  「噢!」真的的握住了!

  李海身体明显颤动,吴敏静也感觉到肉棒在剧烈跳动。她不断起伏胸口,看着手中之物,那狰狞紫色的龟头一直冒水不停,异样的味道刺激着她的神经。

  撸,吴敏静慢慢的滑动起来,李海爽得直叫,这种福利比以往的还要好一百倍,一万倍!

  「坏老人,舒服吗?」吴敏静抬头一笑,那张脸美艳至极,她脸色红润,额头挂着水珠,李海从下往下看,她那轻纱睡衣里面真空,那条深深的乳沟彻底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  「舒服……」李海一咬牙,「我……我想看看你的奶……」「讨厌!提这种要求……」吴敏静羞涩低头,一只手落在肩膀的带子上,手指扣起带子慢慢滑落。

  李海看呆了,儿媳两只巨乳真真正正的暴露在他的眼中,那木瓜的形状,乳头处爆满青筋。他的呼吸急促,颤抖手慢慢伸了过去。

  吴敏静一边撸着肉棒,一边看着李海,只见公公在自己乳房暴露出的时候,那种惊呆的表现让她感到羞耻,她的蜜穴都开始流水了。再看公公,他竟然想摸!

  吴敏静犹豫了一下,竟然不去阻挡,甚至还稍稍挺起胸来,让他方便一点。

  「噢!好大!」李海终於抓到了巨乳,那手感美得让他忍不住去捏。

  「坏老人,轻点……」吴敏静被他一捏差点叫出声来,连忙叫喊他轻点。

  李海扰扰头,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,他的手开始慢慢把玩起来……就这样,儿媳妇光着上身给公公打飞机,而公公伸手抚摸儿媳妇的乳房,直到李海射了一泡浓稠的精液后,吴敏静才起身离去,她嗔羞的瞪了一眼李海,「以后自己洗。」

  李海立刻露出苦瓜脸……

  ……

  昨晚的福利巨大,前所未有,李海起床后感到精神抖擞,回想起儿媳妇的妙手和巨乳,他的胯下又开始蠢蠢欲动。

  突然他的手机有来电,那是阿朱的电话。李海笑了笑,接听起来……「敏静,我出去和个老乡喝喝酒。」李海对着房间里的吴敏静说道,说完就出去了。

  吴敏静却是一晚没睡,昨晚的大胆让她感到不可思议,事后她回来后自己都吓到了,她竟然敢给公公打飞机,还给他摸奶。

  不过最重要的是,她心里不反感这样。公公是她喜欢的男人,而且一直在守护着他们母子,这种关爱是值得自己付出的。

  经过昨晚的事,吴敏静心里更看得开了,她知道这样下去,可能会出事,又可能不会,但是不管会不会,吴敏静自己心里也清楚,她愿意这样下去。那是对自己关爱的公公,一种报答,而且对这种关系的影响,她的内心也有些骚动起来……



  【完】